洗手液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洗手液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又一资本大佬被抓马续田案水落石出

发布时间:2020-03-26 17:49:59 阅读: 来源:洗手液厂家

银行联合信息网综合整理自证券时报、券商中国

曾经被称作“资管剑客”的马续田,在传出被带走调查后的一年,又有了新消息。

昨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原总裁马续田(副厅级)涉嫌受贿罪一案,日前已由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去年7月中旬,加盟中信银行尚不足半年的中信银行首席投资官兼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裁马续田被传出“失联”。随后,中信银行紧急发布声明撇清关系,声明显示,“据了解,马续田所接受调查事件与其在中信银行任职期间无关。我行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动向,目前我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运行正常。”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公告,马续田涉嫌受贿的案件主要与其在工行和交行任职期间有关。

特大受贿案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信息,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马续田享有的诉讼权利,讯问了被告人马续田,听取了其辩护人的意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07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马续田利用担任工行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交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裁等职务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贿赂,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无锡市人民检察院官网公布的一份《无锡市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显示,“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省检察院交办,依法查处原工商银行总行资产管理部副总经理马续田(副厅级)等系列特大受贿案。”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贪污或者受贿数额在30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条款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

一位地方人民检察院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解释,一般情况下,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交办地方检察院审查起诉的职务犯罪案件可能有如下特点:一是考虑到涉案人员在本地人脉关系网络复杂,可能会干扰案件的审查取证,便采用异地交办的方式保证案件的审查进展;另一方面,由最高人民检察院交办异地检察院审查的,可能是因为涉案人数多、案件牵扯到更高级别的官员或是涉案金额巨大。“仅仅是副厅级的官员,一般不会交办异地检察院审查。”

资深资管人

曾在工行、交行资产管理部担任一把手的马续田,在业内有“资管剑客”之称,在银行资管圈内有较大影响力。多位与马续田共事过的银行业资管部人士评价他是一个“有能力、有野心,个性张扬的人”。

公开资料显示,马续田是中央财经大学86级校友,此后,在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和英国剑桥大学商学院,分别获得金融学博士和管理学博士学位。马续田1993年开始工作,曾供职于国家税务总局、招商银行。

马续田1999年正式进入工行,先后任该行计划财务部副处长、资金营运部理财处处长、金融市场部投资处处长、金融市场部副总经理等职。

2009年7月,工行正式成立资产管理部,成为境内首家设立专门化的代客资产管理业务运作机构的银行,马续田出任副总经理。

2013年10月,马续田从工行资产管理部离职,转投交行年初新设立的资产管理部出任总经理。随着交行事业部制改革推进,2014年原资产管理部改制成资产管理业务中心,马续田担任该中心总裁。

2016年3月,马续田向交通银行提出辞职,随后加入中信银行,担任该行首席投资官一职。2016年6月,马续田负责筹建的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正式落户上海。

彼时,马续田被传出将从交行跳槽至中信银行的消息后,引发资管行业一阵热议。记者此前从多位银行业人士了解到,马续田的跳槽或与交行无意成立资管子公司有关。

不可回避的是,马续田作为中信银行资管业务中心主要筹建人之一,他的变动对业务的管理和推进产生一定扰动。自马续田被调查之后,中信银行资管业务中心总裁一职空缺近一年,近期才由原济南分行行长李国峰接任。

利用职务之便利益输送的,还有哪些银行高管

从整体上看,银行腐败问题往往案情复杂、涉案金额较大,因此惩治力度很大、“追责期”也比他们想象的长。

近年来,银行业不乏利用职务之便违法谋取利益的案件。券商中国记者梳理了近几年相类似的有较大影响力的案件:

2016年11月,有媒体报道称,原民生银行行长毛晓峰在被纪检部门带走约21个月后被取保候审。毛晓峰的案情,主要是涉及在民生银行任职期间,向令计划及其亲属,输送利益。

2014年6月,原农行副行长杨琨涉嫌受贿案件开庭,南京中院一审判处杨琨无期徒刑。2012年5月,由于遭到内部举报,时任农行副行长杨琨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后南京中院经审理查明,2005年至2012年,被告人杨琨利用其中国农业银行副行长等职务便利,在贷款、产品销售等事项上为有关企业和个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多人给予的财物,折合人民币3000余万元。

2016年8月,交行企业文化部原总经理胡晏斌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指控:2010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胡晏斌利用担任交通银行企业文化部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多家单位承揽广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而据财新报道,胡晏斌因负责广告投放过程中收受回扣,涉案金额达2000万;与此同时,交行企业文化部宣传处原处长宋峰也被移交司法机关,涉案金额也在千万以上。不过,上述金额未能从权威渠道证实。

2016年9月,工行私人银行部副总经理王华、恒丰银行资管部总经理李晓强等人被公安部门带走调查,两人早年间均供职于银行承销部门多年,王华曾任职工行金融市场部承销处处长,与马续田工作有交集。彼时市场传闻,王华等人被带走调查或与债市利益输送有关。

早泄去医院做治疗大概多少钱

白癜风的饮食禁忌有什么

早泄为什么会出现男人精液怎样射出的

相关阅读